Tax Help

国际留学生学生政治

悉尼大学留学生政治选举承诺是否得到实施?

Untitled-1

随着澳洲中国留学生人数的增多,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在澳洲大学政治舞台上显露头角,并逐渐主导着大学选举,改变当地原有的政治格局。这一现象在悉尼大学这一所政治色彩强烈的学府尤其明显。在每年的5月份和9月份,悉尼大学的学生们总会在East Avenue和Manning以及校园各个角落被学生政治拉票团队围追堵截,这都源于两次一年一度的大型选举- USU(悉尼大学董事会)和SRC(学生代表委员会)。近几年,从2016年第一个中国留学生孔一凡尝试并成功选举USU董事代表 至今,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团队相继参与悉尼大学学生选举。短短几年,这些国际学生们意识到了参与校园管理的重要性,参与热情空前高涨。

2016年Panda Warrior作为中国留学生学生党派横空出世,并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主导着悉尼大学学生政治的走向。2018年,Advance,作为一个全新的留学生党派,开始参与学生政治并加入选举。这几年悉尼大学学生政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拉票的队伍从单一的本地学生团队逐渐变得越来越多样化。不同于以往,来自不同党派的本地学生拉着横幅标语,说着流利的英文,铺天盖地的在Facebook上宣扬自己的选举承诺和政策,近几年中国留学生的参与使得学生政治选举变的多元化。这种多元化指的是语言的多元化(英语和普通话融合),面孔的多元化(更多的亚洲人参与),以及宣传社交媒体的多元化(Facebook的推文和微信公众号推文)。但是在形式的多样化之外,留学生选举是否做到了本质上的不同,在政策实施方面,是否会积极实现自己的选举承诺而不是纸上谈兵?留学生所关心的切身利益是否得到了实质性的改变?

跟其他本地学生一样,中国留学生在拉票阶段总会有许多选举承诺。在中国国际留学生USU的选举中,竞选者们的选举承诺基本如出一辙,例如价格更低廉的ACCESS卡,更便宜的食物,更便利的校园,提供更多国际学生的就业机会,以及Opal公共交通卡优惠等等。

随着2016年最初进行USU选举的中国留学生孔一凡的选举成功,有更多的中国学生参与USU竞选,在2018年,汪芷娴选举成功,在她的选举承诺中,她承诺国际学生舞台剧,校园内更多5澳元的午餐, 增加国际节日(International Festival)的内容和活动,将学生出版物(Honi Soit,Pulp等)翻译成不同语言等等政策。 在这些政策中,汪芷娴在2018年主导创办了国际学生舞台剧(International Student Revue)的这一活动,展示了不同地区丰富多彩的文化,并获得一致好评。国际学生舞台剧社团的创办无疑是振奋人心的,也是成功的。遗憾的是, 其他承诺似乎都没有进展。

同为国际留学生,孙恒杰,叶子萌和孙德承相继在2017,2018年成功当选董事会成员。叶子萌在2018年的选举中拔得头筹。在她的施政方针里,她推崇共享校园(包括共享充电,共享雨伞,共享物品),线上二手交易,国际生招聘会,校园商家微信支付宝支付,Utalk- 在校学生演讲,Access Card学期制续费等等政策。据 Honi 了解,叶子萌目前主力推行二手市场。

相似的,作为同一时期竞选成功的孙德承,政策推行也陷入僵局,孙德承更偏向反歧视政策:例如改变澳洲的就业歧视问题; 改变新南威尔士洲Opal Card不给国际留学生提供优惠交通法案(请愿活动);还有其他政策包括弱势学生基金;设立更多就业机会和实习机会;充电锁柜;娱乐设施多元化等。其主要选举承诺就业歧视和Opal卡的改变是很难在短期内看到成效。例如Opal卡对国际学生没有优惠这一现象,一直以来是国际生请愿抗议的对象。可是接连抗议失败让这成为一大难题。Honi 得知,叶子萌提出的校园商家微信支付宝支付这一提议目前正在试验阶段,主要由叶子萌和孙德承的合作为主进行实施。不过遇到了很多技术上的困难,USU是否能够克服困难并正式推广此服务还不得而知 。对于其他的政策,叶子萌和孙得承没有取得更多进展。

在政策落实方面,USU董事会的国际学生代表们实现了少量的选言承诺,例如USU微信公众号的建立,国际学生舞台剧的创办, USU办公室提供专业的中文咨询服务等。不过距离他们实现自己的选言承诺并为国际留学生谋真正的福利,仍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从一个角度看,似乎各大USU代表们都没有太多实质性的政策落实。这与他们选举时候的承诺大相径庭。从另一个角度看,作为任期仅两年的职位,很少会真的看到实质性的改变。很多政策承诺都是需要长期努力,要求好几届代表的共同努力,经过无数动议,辩论和妥协,才能获取一点进步。甚至不少政策从动议到决定实施的时长会超过任期。从这一角度看,我们似乎不能急于求成的一口否决所以代表们的努力,并把一切理解成“空头支票”。

除了USU的竞选如火如荼的进行,2017年也有不少Panda Warrior的中国留学生党派参与了SRC学生代表议会的竞选。Brendan Ma为首试图竞选学生会主席失败后, 在2019年 Panda重整旗鼓,以Jacky He竞选主席为首的Panda团队,再次向SRC发起进攻。与Alex Yang为首的Advance和其他两个澳洲学生组织竞争。最终Jacky He成功选举,也成为首个留学生SRC学生主席。

他们的竞选选言也和USU之前的代表们大同小异- 共享校园,Opal卡优惠,就业机会等等。除此之外还有- 校园安全热线(包括中文,英文,韩文等)提倡多语种服务; 延长校园安全巴士的班次和服务时间; 在微信上建立公共SRC账户,以加强直接沟通等政策。

目前SRC成功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会定时发布一些与留学生相关的知识和话题。由于新一届SRC的内阁选举刚结束不久,2019年的团队能否带着广大留学生的期待尽力实现团队选举承诺仍然不得而知。

 

 

File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