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Honi Soit 团队简介: Bloom for Honi

Bloom 团队将于2021年编辑 Honi Soit

就目前情况而言,Bloom for Honi 作为今年唯一的 Honi 竞选团队,已经自动当选为2021年Honi Soit 编辑团队。他们在我们的测试中获得了63%的分数。以下是我们对他们的介绍: 

Bloom 是由两支 Honi 竞选团队合并而成,其成员包括:  Shania O’Brien, Vivienne Guo, Claire Ollivain, Jeffrey Khoo, Deaundre Espejo, Marlow Hurst, Juliette Marchant, Max Shanahan, Alice Trenoweth-Cresswell and Will Solomon. 

即将上任的十位编辑在今年都踊跃的为 Honi 投过稿,其中 Claire 和 Shania 还为 Honi 贡献过艺术作品。此外,Bloom 团队在 Honi SRC 独立期刊方面拥有丰富的写作经验。同时,他们在校园各学院期刊的编辑方面也涉猎颇多,包括了人文和艺术学院的 Arts Society’s 1978 以及法学院的 Law Society’s Dissent。 与现任的 Honi 编辑团队相比,该团队在 SRC 的工作经验要少一些,只有 Vivienne (现任 SRC 委员以及 co-Women’s Officer) 在 SRC 内担任过职务。这是 Bloom 为我们大致所描绘的形象,可以”更理性客观地处理事情”。 

然而,此类对学生代表机构的理解欠缺无疑是 Bloom 需要相当快地去克服的一个问题。作为编辑,他们首先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报道澳大利亚全国学联大会 (NatCon) 的相关事宜。当被问及他们是否为报道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时,他们的回答并没有让我们很满意。“有一说一,我们还没有真正想过这个问题。我们认为这和报道其他活动并没有太大区别。” 然而不幸的是,任何一个对 NatCon 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它和其他活动不一样。

Bloom 在我们的测验中获得了63% (pass, 接近 credit),显示了他们对有关基础知识的熟练掌握,包括近期的 Honi 历史以及校园里的名人。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一些问题上表现相当吃力,这些问题要么是在近期的 Honi Quiz 中没有出现过,要么是需要相当广阔的知识面。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在高等教育和教职工联盟方面的错误答案,尤其是一些目前的焦点问题。Bloom 不知道 NTEU 的主席是谁; 以为 Dan Tehan 是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长; 认为 2025 年是悉尼大学企业协议的到期年份。鉴于企业协议持续时间不超过4年,而悉尼大学的协议明年到期,在明年很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教职工罢工抗议活动。因此,Bloom 团队必须要在今年12月1日就任前弥补有关知识的缺口漏洞。

Bloom 将他们对明年 Honi 的规划与我们现任团队 2020年的成绩做了直接对比。他们批评目前的编辑方法是 “一切以新闻为中心”,尽管 Honi 的本质的确是一份学生报纸。Bloom 希望明年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文化类创作, 视觉艺术设计以及全新的印刷排版设计。事实上,从过去几年该团队在 Honi 发表的文章类型来看,文化类或者创意类文章的确是他们的强项。这从侧面说明他们肯定有一定的潜力,能将其规划的愿景变为现实。

然而,当被问及他们的政治立场和报纸的发展方向时,Bloom 的论调几乎是自相矛盾的。尽管他们在政策声明中标榜自己是 “先锋激进 “的竞选团队,但 Bloom 不愿具体的去定义他们的政治倾向,以他们有10个人很难去定义为借口。最终以 “先锋激进 “作为他们的 “整体基调”。当被具体问及他们觉得自己与近几年来的 Honi 编辑团队在政治上最一致时, Bloom 的回答同样含糊不清。”我真的不知道。我想说的是,Honi 在总体上是相当左的。” 

Bloom 愿景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扩大 Honi 在校园内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将增加与 USU 和社团的接触、参与一系列的社交和学术活动作为扩大其受众群体的方式。然而,这样的规划或许过于乐观,因为目前COVID-19带来的社交距离限制政策在明年年初前解除的可能性看起来非常小。

Bloom 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回应了 Honi 读者们的诉求,包括更多的 “以数字为中心 “的内容,更多的现场报道和监督学生组织的运行的文章。Bloom 政策没有直接从以前的团队中吸纳经验,以至于在一些关键的环节含糊不清。例如,其声称要让记者与编辑的在投稿以及文章撰写的过程中更加具有 “话语权”,但在我们的采访中可以看出,Bloom 还没有想出任何具体的措施。其他政策,比如体育报道和毕业校友内容,也是有些令人困惑。Bloom 似乎并不确定他们是将广泛的体育报道作为其报道的核心内容之一,还是仅仅为校内橄榄球比赛提供体育报道。

此外,Bloom 声称的 “进行广泛深刻的社会和田野调查 ” 的承诺很难得到他们现有能力的支撑,因为其团队的任何一名成员都没有撰写过此类文章。此外,几位 Bloom 的编辑在向我们表达了共同撰写一篇调查文章的意向,并且该文章已被批准并为即将出版的期刊规划好页码后,却无法因完成该文章的写作,而撤回了该文章。此前一周还发生了另一起突发事件,一篇文章不仅在截止日期后晚了两天提交,而且偏离了最初投稿的主题。这两起事件都发生在 Bloom 自动当选之后,我们不禁要问,自动当选的胜利是否以及冲昏了他们的头脑?

更令人关注的是,今年早些时候,Bloom 成员 Vivienne Guo 为 Women’s Honi 合作写了一篇文章,该文章与她主编的 Growing Strg 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在文字上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对于抄袭的指控,Vivienne Guo 告诉Honi,她与另一位作者进行了对话,两人已经解决了问题,并将相似之处归结为 “一种罕见但不幸的情况,即脑子里卡了一个短语/想法,却不知道它来自哪里。”

以上是采访的全部内容,Honi Quiz 请参考英文原文。

File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