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SRC 主席个人简介: Swapnik Sanagavarapu

Swapnik Sanagavarapu 将在2021年担任SRC主席

Swapnik Sanagavarapu 作为今年唯一的候选人,在本次没有其他竞选对手的选举中当选为2021年 SRC 主席。他在我们的测试中获得了64%的分数。以下是我们对他的介绍: 

Swapnik Sanagavarapu 当选为 SRC主 席至少在三个方面具有历史意义:这是至少50年来 SRC 主席首次在没有其他竞选对手的前提下当选; 这是 Grassroots 政党首次连续两年担任SRC 主席,而且 Sanagavarapu 是在 COVID-19 疫情期间就任。

我们对 Sanagavarapu 的采访,就像他的竞选过程一样,平淡无奇。随着反对派的消失,Honi Soit 的编辑们也不再需要制造人为的缺点,将他与一个更糟糕的候选人进行比较。这意味着我们可以这样说。Swapnik Sanagavarapu 很可能会成为一个非常好的 SRC 主席。

满足于 Liam Donohoe 主席任期的学生很大概率上会对 Swapnik Sanagavarapu 主席统任期感到满意。事实上,Sanagavarapu 是 Donohoe 的政治门徒,最初是在一次辩论会上认识后被 Donohoe 招入 Grassroots 的。他在采访中告诉我们,”我和 Liam 很像,这不是什么秘密”。两人都是魅力十足的前辩手,都有相当丰富的 Grassroots 选举活动经验,都喜欢(也许是太过)与政治对手交锋,两人在选举前都没有在 SRC 内担任带薪的 Office Bearer 职位,而且两人(我想我们应该提到)都是帅哥。

Sanagavarapu 对 Donohoe 的主席任期看法是毫不奇怪的。即使是他认为现任主席的最大弱点 —  “想做的事情太多”,听起来也像是在代表 Donohoe 进行求职面试。当被问及他将与Donohoe 有何不同时,Sanagavarapu 的回答是 “不多”。他计划将更多的工作下放给其他办公室负责人 —  如果今年秘书长和副主席的工作乏善可陈的话,这项任务可能会很困难 — 并且他计划为 Donohoe 的提供永久性资助倡议而游说,例如互助网络。

Sanagavarapu 已经开始与 Donohoe 密切合作,参加学术委员会,并且在7月 Donohoe 休假时代理主席,并协助 SRC 向参议院正在着手征集修改的高等教育法案提供文件。他过去两年是SRC 委员,今年是 General Executive,去年担任 Global Solidarity Officer (从Ethnocultural Officer 退下来后)和反对种族主义自治团体(ACAR)的联合召集人,他有效地恢复了 ACAR 这个团体的运行。

然而当时,一位女性联合召集人抱怨说,Sanagavarapu 和其他联合办公室负责人在这个职位上做得不够好。Sanagavarapu 说,他很遗憾让自己的一些任务落到了别人身上,并列举了一些 “体制上的限制” — 身兼多职、全职学习和90分钟的通勤时间 — 然而这些负担是主席约4万澳元的年薪所必须承担的责任。虽然经验不如 Grassroots 近年来的其他候选人,因为他们在竞选前都曾担任过带薪的 SRC 职位。但 Sanagavarapu 在组织中的经验,以及 Grassroots 的经验,都将使他能很好地胜任这个职位。他在这方面的 Honi Quiz 里答案基本上是正确的,尽管他严重忽略 了SRC 是一个非法人实体,这影响了他作为主席的法律责任。

今年早些时候,当 Grassroots 正在寻找主席候选人时,Swapnik 最初对是否竞选这个职位犹豫不决。他将竞选的因素归结为自己的目前略微糟糕的学位成绩。他说自己明年可能要,因为其不愿透露的原因,只学1到2门课。虽然这与以往的 Grassroots 主席会有所突破,但这与Jacky He 因要全职学习而故意在主席任期内缺席而有很大不同。之前 NLS 党派主席, Isabella Brook, 每学期学两门课, 被普遍认为是能胜任主席一职。当被问及这是否与 Grassroots 去年对Josie Jakovac 的批评相冲突时,他说,他批评的不是她计划进行适度的课程的学习(这可能是可以管理的),而是她计划全职学习。

Sanagavarapu 的大部分政策都集中在反对剥削和种族主义平权运动中,以及环保抗议行动和对国际学生的更大支持。Sanagavarapu 的一些在主席任期内的雄心壮志在 COVID-19 的背景下显得格格不入,尽管这很可能是由于出自对 SRC 和明年的校园生活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的不确定性估计。例如,当被问及如果大多数学生仍然在校园外,他提议的 SRC 摊位是否可行时,Sangavarapu 承认这可能是可行的,但又详细介绍了一个线上交流的提案。他的政策声明中有几处疏漏,特别是没有提到反性侵犯运动。Sanagavarapu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并不是因为它们 “不重要”,而是因为性侵数量在今年有所下降。

Sanagavarapu 对学校行政部门的了解,以及对大学本身的了解都有待提高。他在这些方面的分数很低。更重要的是,Sanagavarapu 将在悉尼大学大规模经费和人员削减的背景下上任。在这种情况下,对他的要求将比对他的大多数前任更高。他是否能够应对这种情况,还有待观察。

以上是采访的全部内容,Honi Quiz 请参考英文原文。

File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