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th Day

SRC主席分析 : Liam Donohoe (Grassroots)

事实上,这个左派的团结似乎是对自由党务实的反对,而不是诚心实意的对Donohoe事业的意识形态支持。

A photo of Liam Donohoe next to text reading: "SRC 2019: Josie Jakovac". The 0 in 2019 is a rotating SRC logo

编辑Pranay Jha和Liam Thorne没有参与2019年Honi Soit,NUS和SRC选举的报道。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English and can be read here.

测验得分 68%

学生代表会(SRC)主席候选人Liam Donohoe被誉为今年校园政治中左派的联合者。他自嘲自己是一位“很一般”的辩论家,是这个学生报纸的前编辑,也是进步主义的学生政客,以及2018年Imogen Grant代表委员会(Switch Run Student Representative Council)的秘书长。然而,事实上,这个左派的团结似乎是对自由党务实的反对,而不是诚心实意的对Donohoe事业的意识形态支持。

在一场可能比许多年中最为两极分化的竞选中,Unity(工党右)和NLS(工党左),因为缺乏合适的候选人,所以他们选择支持Donohoe。尽管维持着表面的团结,但是除了grassroots (左派)和switch (中左派), 其他工党的团队仍然还是分开独立工作的。值得注意的是,工党在Donohoe政策发展中完全没有参与。

也许是为了弥合这一差距,也许是为了让自己更具选举能力,Donohoe发起了一场似乎不仅是为了支持行动主义,也是为了提供学生服务的竞选活动。他向Honi透露,这就是他的派系最终预选了他去竞选学生会主席,而没选另一名候选人,也是2019年性侵部门负责人(Sexual Harassment officer) Jazz Breen的原因。与最近的Grassroots候选人不同的是,Donohoe指出了他管理Riverview(一所在悉尼的知名的贵族男子私校)辩论项目的经验,并为了确保全面的行动主义项目, 承诺为其集体提供资源。

 Donohoe之所以对SRC的理念构成和过去的成就非常欣赏,是因为他与该组织长期接触,并且grassroots对该机构有渊博的知识。在Honi对他的采访中,他提到SRC时,扮演了积极的、甚至是解释性的角色。最近,SRC的目的产生了争议,一方面认为SRC是需要为学生提供实质性的好处,例如开派对和发放免费食物;而另一方面认为SRC是要积极参与关于学生的运动,并且为弱视群体发声。而Donohoe巧妙的避免了两者不可兼得的困境。他同时谈及了SRC的法律服务。Donohoe隐晦的回答了一个有关法律服务机构长期存在的治理问题。他也未能确定现任主席Jacky He在今年的SRC报告中歪曲了哪一个SRC服务。

 但Donohoe政策中学生服务和行动主义兼得的背后是有一定战略性的。一方面,它有助于平息右派对Grassroots党派”纯粹是激进分子”的批评。另一方面,它强调了Donohoe的定位是为了弥补今年的核心服务缺陷,包括卷入法律服务的诉讼、离职和不安。

 Donohoe在该机构的经验是源于他自身的经历,但这段经历涉及到与其他派系互不妥协的关系。尽管Donohoe的政治观点,从他2016年短暂地加入socialist alternative(社会党)后发生了改变,但是他今年仍然与Panda和自由党发生了激烈的语言以及近乎肢体的冲突。如果Jakovac的阵营在明年的议会中成为反对党,他们估计会报复今年左派党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扰乱会议,阻碍议案,并使Donohoe的总体政策议程带来困难。

 Donohoe对最新涌现出来的问题,包括对OLEs(网课)的了解,比Jakovac更为有限,这一点显而易见。因为Donohoe在测验中只能说出臭名昭著的OLE课OLET1137 “Australian Perspectives: Rugby League”。因为在他刚上大学的时候并没有开设词课程,所以他对这个课缺乏相关知识是不能责怪的。但是这可能凸显了Donohoe为年轻学生辩护能力上的一个明显弱点。

然而,如果Donohoe担任主席,两党合作精神可能会继续存在,并参考和借鉴历史上受欢迎的政策。例如,在2017年吸引了众多派系支持的性骚扰律师服务的措施。尽管2018年,在Grant的领导下,实际情况阻碍了这些计划,但是法律服务部门的空缺,需求的增加,加上2020年全国学生性侵犯调查中校园关注度的提高,可能会加强这项政策的实现的可能。

虽然政策议程的其余部分同样经过深思熟虑,但存在一些实际性的阻碍。 Donohoe希望开发一家免费的‘食物银行’,向OzHarvest借款,但是学生已经可以使用这项食物银行的服务。为了提高SRC的知名度,他承诺常规在主干道上设置摊位,但这些想法是松散的草图,缺乏像“Welfare Week” (福利周)或“Health Day” (健康日)这样的具体日程。

对于大学校园近期的‘反华’现象,Donohoe回答的很谨慎,他向Honi说,“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和“我不会假装我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Donohoe承认国际学生的公交打折卡运动很难取得进展,这确实证明了他的成熟。Donohoe指出国际留学生在过去十年间成为了改变学生利益的因素之一,但他相信情况已经所改善。

“因为我不是留学生,所以我不可以完全确定,但是我觉得留学生的情况比以前好。”

可喜的是,跟今年的主席不一样,如果当选,Donohoe承诺推迟明年的学习,并承诺做一个每周5天,规律朝九晚五服务的主席。

View the questions from this year’s quizzes here.

Honi is hosting the annual Presidential Debate on Wednesday 18 September from 1pm at Hermanns. 

Submit a question to your candidates here.

Got feedback or goss? Send us a t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