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for Henry Halloran Lecture

留学生情感问题留学生情感问题: 红与黑的博弈

探寻孤独感导致的过度依赖下留学生亲密关系和心健康问题

Art by Olivia Allanson

A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here.

内容预警: 自杀, 性暴力, 伴侣虐待

仔细算算,在这个城市也已经快呆了有五年了。

透过玻璃门,瞥了一眼刚刚和男友吵架因情绪失控而砸碎的玻璃杯,感叹道这五年我的情绪控制好像没有得到任何提升,摇了摇头。继续在阳台上等待我一天中最喜欢的时刻- 夕照霞隐褪后的夜色的时候,深蓝夜色夹带夕阳未散尽的酡红的时候,这是老天对奔波了一天疲倦的人们的恩赐,这种温柔浪漫的程度,犹如在满是灰尘的老房子里缓缓播放的爵士乐,回荡在破烂酒吧里的流畅琴声。

我一直是个怀旧的人,最近更是如此。我脑海里最深刻的画面是我第一次来悉尼因未满18住的寄宿家庭的房子。寄宿家庭在East Lakes,房子很新,红色米白色墙砖堆砌在一起,和绿色的植被相应,在粉色霞光下有像是听lo-fi音乐才有的画面。

我那时候感到稀奇,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放学回家后涂一片草莓酱吐司,拖着室友坐房子门前等夕阳,等日色渐晚,等到完全天黑,月亮出来了才肯罢休。回到房间看喜剧片,似乎是倔强的跟刚来新城市的落寞感和想家的无助感相抗衡,好像笑的越大声才能显得我们并不那么孤独。我们就像在被黑夜吞噬前,依旧倔强显现的那团酡红。

*****

曾经跟我一起看夕阳的室友去世了,一周前的事情。我听到这个消息脑子一片空白。

预科毕业后她去了墨尔本,我们大概几年没联系。只能在网络上看她更新的动态,预测她的生活状况: 染头发了,学会化妆了,变瘦了,交男朋友了,生活遇到困难了,大学毕业了等等。

直到几天前我看到墨尔本微信公众平台,发现她的照片配上标题- 墨尔本大学女学生自杀身亡,文中推测是她与男朋友发生了争吵,并可能导致她从28楼公寓上一跃而下。

那一天的傍晚,没有晚霞。

*****

虽未被证实这是她死亡的原因,但是文中出现了她嫂子和她闺蜜透露的消息,指出了她与男友不健康的恋爱关系-即男友有强烈的控制欲并存在家暴行为。在未得到证实到情况下,我并不想过多评价这件事情。但是留学生在澳洲遇到的不健康的恋爱关系导致的心理健康问题是不可小觑的。

大多数学生在17,18岁的年纪独自海外留学,刚来到陌生的城市不认识任何人,没有亲人的陪伴,语言不流利,没办法融入一个新的本地学生团体,以及各种文化隔阂使得本来就扑面而来到孤独感更加达到极致。此时如果再加上学业上,经济上和家庭上的压力,心理健康问题就更容易产生。而正因为种种问题同时压到一个个尚未完全成熟的肩膀上,沉重的不适感使得很多留学生期待找一个能相互陪伴的对象,并且很容易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这根“救命稻草”上,企图分担自己的不安和不能被人理解的孤独。

在海外,朋友之交普遍较淡,朋友圈子换得也很快,再很难找到长久陪伴的朋友的情况下,找到对象好像成了很多留学生的诉求。孤独带来的另一个副作用就是过度依赖,我身边很多朋友交往不过两周便决定搬到一起同居,在本不成熟的青春年少试图扮演婚后的家庭角色。因为年纪尚小而缺乏成熟的处事观和包容心,两个人同居后的关系大都出现问题。很多恋爱最终走向极端并由互相伤害而结束。

Emily*,一名来自中国的悉尼大学大三的留学生,告诉Honi她上一段悲惨的恋爱经历: “我前男友经常打我,他会踢我的肚子,扇我耳光。” 当我问她是否有想过报告此事给警察,她说,”我没想过,我觉得非常麻木,我害怕会对我签证造成影响也不了解这边的法律,也不知道警察会不会管。”

Emily告诉Honi她前男友把他锁在屋里,断绝她与外面任何来往的那段时间,她试图吞药自杀,幸运的是被室友发现送医院洗胃。在这看似不可理喻的一次一次原谅也许是出于对于陌生环境的恐惧和不安全感。

“如果我在中国,在他第一次动手我就会离开他或者报警了。因为我父母朋友在身边,我不会那么恐惧。可是我在悉尼,父母在几千里外,也没有真正能够倾听帮助我的朋友。而且我很孤独,身边朋友都谈恋爱了,我也觉得我需要继续谈恋爱。”

我不禁觉得细思恐极,如果Emily的室友没发现她吞药昏迷并及时送往医院救治,那么另一件惨痛的事情又会再次发生。

另一名来自中国的悉大留学生,Jennifer*,也同样向Honi讲述了类似的恋爱经历,不同的是前男友以一种冷暴力的形式对待她。他们在认识一个星期便很快开始同居生活。而当热恋期很快过去后,迎之而来的却是各种争吵甚至升级为打架。然而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主动家暴的一方,往往出于自己的名声和利益考虑,把自己伪装成了受害者,而令这段关系中真正处于弱势的一方受到指责。

“没有人知道真相,也没有人可以完全感同身受。 即使我对他倾尽所有地付出和挽留,得到的是变本加厉的冷漠对待和人身攻击。” Jennifer说由于在这边缺乏亲近的朋友和远离家人,自己不断地陷入自责并且想要修复关系,而不是第一时间结束这段不健康的恋爱关系。

“在被迫的分手的一个月后,我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哭泣,不管是在人多的街道,或者独自在家。一段不健康的恋爱关系给人带来的伤害不仅存在于恋爱中,也在于分手之后,造成了不相信爱情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再有能力去爱的创伤心理。”

Chen Xi在她的荣誉学士毕业论文- 留学生亲密关系:中国留学生在悉尼谈判约会 (“Sojourner intimacies: Chines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negotiating dating in Sydney”) 中,她通过采访不同的中国留学生,总结到国际学生在恋爱关系中处于弱势地位是由于一些社会结构和文化影响的劣势。结构上的缺点,包括远离父母和以前的同伴的支持,语言以及文化障碍等等。再次,她强调了缺乏同国家同伴的支持也是另一个重要原因。

陈告诉Honi,“同国家同伴支持团体,即其他中国留学生,往往会造成恶毒的人际关系, 并且容易导致欺凌和疏远。”  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在她的研究结果中,同国家的同龄人群体往往会重现家庭中的霸权文化,包括对同性恋的消极态度,荡妇羞辱 (slut-shaming),和有害的男子气概 (toxic masculinity),加剧了个人隔离,使留学生远离寻求帮助。”

这一点在中国留学生使用的网络媒体上得到了认证。澳洲吐槽君,是很多留学生常用的平台用于吐槽和叙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可怕的是,几乎大多数吐槽被伴侣伤害,出轨或者骗钱的帖子下都会有人评论 “活该,没脑子”等恶意言论,以及还有数不尽戏谑的言论。而真正给出建议和安慰的评论极少。

在一条帖子中当事人声称她邀请男性朋友在家喝酒然后被强奸的帖子下,很多人恶意的谴责被强奸者,赞的人数最多的前十条留言中接近一半指责被强奸者带人回家喝酒就代表着默许发生性关系,并且称受害者行为为“钓鱼”;另一半则是无关紧要的讽刺言论。真正的告诉受害者新南威威士周详细的强奸法律条例以及希望她报警的言论被压在茫茫留言的最底下。

*****

两性关系本就复杂,在远离他乡的孤独感和不安全感下,催生出了对另一半的过度依赖性使此问题在留学生中更加复杂矛盾。在遇到问题后,因同伴的欺凌和疏远,以及对于法律援助和心理咨询的不了解,也没有那么多可倾诉的对象才导致了很多悲剧的产生。

傍晚时分,我依旧倚在栏杆旁。好几对情侣牵手走过。他们的笑容在晚霞的映射下,显得格外明朗。我不禁揣测他们背后的故事。或许就像表面上的浪漫美好,又或许不尽如人意 矛盾重重。没有答案。或许我只能赶在黑夜吞噬之前,发出粉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