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of SRC Elections

人生的暑假

东亚教育制度真的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严格吗?

Artwork by Garnet Chan Artwork by Garnet Chan

The original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written in English, appears here.

内容警告:本文章提到自杀和心里健康

“我那一年没有任何回忆,”我的日本朋友告诉我,我们在高田马场的一个居酒屋喝酒 – 这是东京最热闹的学生社区,也是日本唯一一个可以在公共场所随意言语,倾诉自己的地方。他提起了作为“浪人”的那一年。在几个世纪前,这个词会唤起人们对流浪的武士的联想。浪人通常被指责为在主人死后没有选择共死而选择了一个人羞耻的生活。如今,它指的是高中毕业生未能考进他们想要的大学,并且随后花了一年多的学习时间重新准备考试。

“每一天都是一样的重复。 在6:30起床学习,接着去补习班学习6个小时,然后一个人在晚上学习到凌晨一点。还有什么回忆可言呢?“他继续说,然后一口气喝完啤酒。 他的故事并不罕见。 在2018年,五分之一的日本大学入学者都是“浪人”。 有些人已经做“浪人“超过了一年的时间。

“过程是很艰难, 但值得。我进了我想进的大学,现在又是人生的暑假。啊别谈了,我们先喝一杯吧,清酒行吗?”。照他喝酒的状态看来,我想他今晚也会断片

* * *

你们知道在日本“大学”被称为什么吗?他们称为人生的暑假,亦指在高中和正式工作之间唯一可以喘息休息的,为期四年的休息时间。在高中毕业之后为自己充电,这样毕业后就能更加充满活力的努力工作。日本大学大多数课程完全由讲座组成,没有参与率考核,对学业的要求标准非常低,更重要的是,大学的成绩对未来就业没有任何影响。日本大学生们大多忙于兼职,课外活动和饮酒而非忙于学业。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日本最着名的作家之一,他花了七年时间从大学四年制课程毕业,因为他几乎没有费心去上课,宁愿花时间去爵士咖啡馆和唱片店。中国和韩国这两个国家也因其艰苦的高中教育体系而臭名昭着,在一个类似非官方的, “严进宽出”的高等教育体制下运作。

当然,这个事实在西方鲜为人知。我们被东亚教育系统所吸引,在西方人想象中,这个系统象征着从未露面的东亚学生把自己埋葬在一堆教科书里,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入睡后在一个光线充足的教室里学习。然而,为了更好地了解东亚教育,我们需要理解这一学术强度必须与高等教育缺乏力度有关。

例如,当东亚教育方式在西方变成热门话题时,通常我们会与自己的系统相比,并说出一些大胆的短语,例如“一条伤痕累累的成功之路”比比皆是。 但在这种情况下,“伤痕”和“成功”意味着什么呢?

关于损害,我们对在澳洲采用东亚教育的想法本能反应常常走向极端,并指出这些国家的青少年自杀率高,证明他们的“竞争力强”的本质是根本的破坏性。但是,将青少年自杀率作为衡量教育系统价值的标准既有悖常理又缺乏意义。但即使将其作为衡量标准,它也会显示出与西方大多数人相信的相反的真相。根据OECD组织2015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日本和韩国的青少年自杀率实际上低于澳洲。当然,作为澳洲人,我们都知道青少年自杀背后有许多复杂的因素和原因,将其归结为一个问题将过分简化问题。然而,在心理健康方面以及其他常见的陈规定型观念中,我们常常无法理解东方教育的复杂性, 例如我们会刻板印象东亚学生没有创造力而且只能死记硬背的观念。正因为如此,对比较教育的讨论转变为“至少我们不是”的游戏,这样我们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忽视困扰我们自己教育系统的现实,例如最近几年澳洲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根据Headspace的2018年研究,80%的澳洲高等教育学生经历了焦虑。 35%的人有过自杀或自残的念头。

虽然大学的开始标志着东亚同行学业压力的结束,但大学是否表明对我们压力的延续?在东亚,进入大学后可以立即感受到在高中如此努力学习的成果,学生有四年的时间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无论他们是否进入重点大学,社会阶梯已经基本上定型,除了特殊的努力(或缺乏努力)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能改变的。我们可能会在澳洲谴责他们18岁时参加的几项考试来确定某人的生活是多么不公平,在澳洲,我们可能会谴责他们18岁就因为参加的几项考试而几乎确定以后人生的方向,而在澳洲却不会发生。其实在澳洲这只不过是延迟了几年。

Facebook上很多关于大学的页面,都会表明澳洲大学生普遍存在对学习的极度焦虑,他们会焦虑在学术之上的问题,财务问题。显然,他们学术压力都与一种信念有关:即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就业市场中,不良分数会使你处于劣势。每个人都说“高中成绩并不重要”,但有多少人会将其扩展到大学?在东亚,“获得学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真理。在澳洲,这是一种毫无意义的安慰。

任何资本主义社会,在人生的某个节点,我们都不可避免会被社会选择:选择你能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享受什么样的生活。那么,问题不在于高中对学生来说压力太大,而在于推迟到以后的生活中都会承受社会选择的压力?在东亚,很多人需要在刚成年的时候作出决定。 你18岁的选择将大致决定你未来的人生。你所在大学的名字远远超过你分数的影响力。因为你通过入学表现出的能力和努力向其他人表明,如果需要,你可以努力工作。 这就是为什么东亚学生在高中时熬夜学习,在大学期间喝酒的原因。

然而,在澳洲,我们喜欢那些在高中时萎靡不正但后来通过在大学里的努力学习现在过着成功人生的故事。这些故事通常与那些从未适应大学的优秀高中生,终其一生在失望中度过余生的故事形成鲜明对比。但这两个故事中都隐含着他们的社会选择不是吗?如果最终都会做出选择,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反感在18岁时被选择的人生,而不是在以后选择的人生呢。在赞扬成为律师的辍学者,以及贬低成为清洁工的优质生时,我们更应该问一问为什么这两个职位一开始就被视为如此不同。 在我们以东亚教育为例进行鼓励或者回避之前,我们需要先回答这些问题。
尽管如此,有一件事是清楚的。东亚大学生在享受人生中的暑假,但澳洲学生似乎正在度过一个难熬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