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open for Honi Soit 2021 Writing Competition

在NDA抗议集会逮捕期间,警方用抗议者先前的性侵经历使她难堪

警察在抗议者的手臂上留下了瘀伤。

Photo by Aman Kapoor.

在周五的全国行动日(National Day of Action)抗议中,一名警官拿出了一女性被捕者之前的性侵记录以使她感到尴尬。

27岁的Maddy参加了周五的抗议活动:抗议学生正面临更加昂贵的学位费用,以及因挂科而削减的HECS贷款。

“我知道大学在处理心理健康问题上的困难。我也在考虑如何可以获取帮助,而不是因为挂科而考虑退课截止日期。由于我的很多朋友都将不得不面临这个政策,我感到非常难受”

Maddy说,在集会开始之前,她已经拍摄到抵达校园的防暴队。一名警察靠近她并且警告她,如果他再次看到她在该地区违反《公共卫生法》,将对她处以罚款。她说:“我只能假装听不到他的声音。”

拍摄警察在新南威尔士州不是犯罪。新南威尔士州警察局的媒体政策也承认这点——公众有权在公共场所对警察的活动进行记录。试图阻止人们拍摄的警员可能会因骚扰而遭到起诉。

Maddy说,集会开始后,警察开始逮捕示威者,相同的一名警官靠近她并说:“我告诉过你,如果我再次在这个地区见到你,我就会逮捕你。”

此时,她与其他示威者(学生和工作人员)一起走在Eastern Avenue,为她们的课程而抗议。

Maddy说:“我并没有真正意识到周围的环境。直到我的朋友被逮捕才注意到,”

“我看到警察在靠近我,我开始逃跑。但有两个警察最终抓到我,并使用了武力。我被迫抛弃了手机和其他物品。”

警察没有给她任何机会去收拾她的物品。她的一位朋友很幸运地在她被捕的直播中找到了她的手机。

警察把Maddy的手臂抓出了瘀伤。

她说:“他们把我从其他抗议者中拉开了。” “所有其他的被捕者都有目击者,但没有人意识到我失踪了。我感到非常害怕。”

然后,警察开始拷问她——是否曾与警察打过交道。Maddy以前从未被警察逮捕过,因此告诉他们没有。

“警官对我进行了检查,并且通过无线电与其他警察进行交谈。之后以一种非常自鸣得意的方式对我说:“你以前作为性侵受害者与警察打过交道。”

“他带着这样的笑容说,就像他知道我骗了他一样。”

“几年前,我带着我(被性侵)的经历向警察求助,而他们从来没有帮助我。也没有任何下文展开。我甚至怀疑没有任何记录。”

“我真的很震惊也感到很心寒。我真心希望我能说些什么。”

她说:“我仍然对此感到震惊。” “我现在依然可以回想起他的充满嘲讽的笑,当他告诉我他知道我以前遭受过性侵时。”

Maddy最终没有被起诉并且被释放,但因未遵守第4号公共卫生命令而被警察罚款1000澳元。

Honi Soit周五报道指出,至少有10名与会人员被罚款。

昨天创建用来筹集上周五抗议活动的罚款的GoFundMe网站——已获得超过12,000澳元的筹款。

新南威尔士州警方发言人证实,周五已对数名抗议者罚款,但不会对此事做进一步评论。当被问及是否有政策涉及到为警方处理对待性侵幸存者和提供相应准则时,新南威尔士州警方同样拒绝置评。

File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