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ruption - 10th Annual Honi Soit Writing Competition

国际学生,国际劳工与 COVID-19 疫情

Abbey Shi 探讨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在疫情中陷入孤立无助的原因。

Photo by Benny Shen

伴随澳洲政府自三月中旬来公布第一轮与第二轮COVID-19经济刺激计划,国际学生与临时签证持有者并未包含在此轮经济刺激计划中。这使得217万临时签证持有者陷入排除于体制支持开外的困境。之前已被旅行禁令影响的国际学生群体,现面对更加匮乏的政府支持。

许多临时签证者别无选择而被迫滞留于澳洲。在4月3日联邦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中,总理斯考特.莫里森称‘国际学生现在应该回到自己国家‘。按现行国际情形下,大规模国际航班取消与复杂的国际旅行限制已使得国际学生回到自己国家非常困难。政府应当于更早时机提出此番建议,因为按现行疫情发展旅行已非常艰难。这无法执行的建议使得陷入财务困难国际学生陷入更深的困境。

在没有社保与公共医保系统支持下,许多国际学生面对疫情的同时失去了他们现存的工作。根据现行移民法,国际学生必须持有国际学生医保才可使得签证有效。而此国际学保则皆由私有化保险公司提供。在疫情蔓延的情形下,许多私营医保公司的一贯人为设计的复杂系统使得国际学生难以得到及时与全面的医疗保障。这些难以得到医疗建议与保险报销建议的国际学生们陷入了无医疗保障的真空之中。一部分发高热的国际学生甚至因无法得到医疗保障而犹豫采取急诊治疗。

政府需要意识到国际学生同时也是社区中的工作群体, 拥有法律赋予的工作权利。许多国际学生在澳洲支付收入税以及各项税种,根据税务居住地要求执行他们的公民与法律责任。他们在社区组织中贡献志愿服务,在山火中从自己口袋中捐钱。

但是,政府一贯忽视这部分受到系统偏见的签证群体,给予近几为无的关怀与支持。国际学生市场面临劳工压榨,雇佣歧视,不安全工作环境与不稳定工作。在疫情环境下,在超市,养老,医疗与外送行业工作的国际学生面临高危感染压力。而更有超60%持有工作的国际学生因疫情直接失去了工作,近95%的学生临时工的因疫情而遭停薪。

根据澳大利亚政府现有的JobKeeper失业金计划,政府并不包含临时签证工作群体。这并不仅影响持有临时签证的雇员群体,同时也影响了许多中小企业主。根据现行失业金计划,雇主由员工代领失业金并将其交给员工。对商业模式依赖临时签证工作群体中小企业主而言,此番不包含临时签证群体的JobKeeper失业金计划使他们更近一步永久停业甚至宣告破产的危机。在疫情面前,中小企业雇主与雇员的战线是一致的。在疫情爆发前,许多此番中小企业在移民社群中为澳大利亚经济活力与多元文化主义作出持续的贡献。

从国际角度而言,并非所有的国际学生都面临身处于澳大利亚的相同困境。在加拿大,因疫情失去工作的临时签证持有者可得到不超过4个月的每月2000加元的失业金(约同2347澳元/月)。在爱尔兰,由于疫情失去工作国际学生,包括非欧盟居民,可申请每周350欧元,近每月1400欧元的失业金(约同2522澳元/月)。

根据新南威尔士州总工会的最近调查显示,66%的国际移民临时签证工作群体由于疫情中经济下滑失去工作,1/4无法承担房租,43%因经济压力而跳过一餐。根据澳大利亚内政部提供的现行数据,现有大约217万临时工作签证持有者在澳。这意味着近百万人口正在遭到劳工补助歧视,由经济压力忍受饥饿且在严重疫情中被建议“离开澳洲”,即时他们当中许多人愿意留在澳洲,为社会添砖加瓦,建立一个家庭与支持的社群。

在4月8日,联邦政府即将投票立法经济补助草案。对于经济补助是否包含临时签证持有者,这依然是个悬而待决的议题。国际学生与临时签证者面临的危机依然将持续,情势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