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he SRC on Social Media

被淹没的人也可以写诗

无有思绪万千, 尚有美梦羁旅。

我的夜

不谈论政治与自由

万物枕着诗的柔软入梦

偏爱风雨云

微妙细节于泥土的呼吸声

说声晚安开始重生

感官和思绪编织另一种现实

每晚的连续剧才刚刚开始

我永远风情又乖张 

即使死于一桩饱受非议的谋杀

决定

你决定离家出走

把午后的午夜的心事搁置

呼吸声漫过梦中的浪潮

望着门的缝隙

缝隙回望着你

失望或悲哀藏在行李箱

沉默比话语和月光美一些

羞愧

只有惊蛰天能唤醒我

其余时间都在沉睡

春夏假装成绩斐然

秋冬继续一场迷醉

没有一个日子比我更羞愧

南国与我

缱绻与千千万万

许是白马非马

一条河流倾倒而下

我被滚滚的红尘清洗

Filed under: